欢迎您的到来!加入收藏   设置首页

日日红高手论坛

当前位置:主页 > 日日红高手论坛 >
绝不会把童书看作哄孩子的小玩意儿
发布时间:2021-09-18 浏览:

  当我们困惑于童书出版行业的种种现状,不如从历史中找寻一些坚定的行动与答案。

  波特小姐创作的最好作品,铁算盘论坛,集中出版于 1902 年至 1913 年间,它们也是那个年代世界范围内顶尖的一批图画书。可惜从那之后,她的创作渐渐中断,后来时续时断。一方面是因为她结婚,成为威廉·希利斯夫人,完全定居于湖区,主要精力投入到农场的经营与扩张中;另一方面,她似乎也有点厌倦了。

  诚然,那些小书能带来丰厚的收益,可是创作新书最保险的方式就是不断重复自己,她厌烦了这种重复,创新的尝试又得不到支持。出版商似乎只希望她炮制一些哄小孩的新鲜玩意儿,甚至让她觉得自己过往的作品也不过是些小玩意儿罢了。此时,她觉得照看好农场并积极参与湖区环境的保护,是更值得做的事情。

  1921 年 6 月,一位特殊客人的到访,重新点燃了她对童书的热情。这位安妮·卡罗尔·穆尔(Anne Carrol Moore)是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童书部负责人, 也可以说是儿童图书馆馆长,她掌管纽约市下辖所有公共图书馆的童书部。凭借极强的组织能力和号召力,她堪称当时美国童书界的泰斗级人物,这种影响力甚至延续到她退休之后多年。

  可能在波特小姐看来,穆尔女士是令她大开眼界的新新人类,那种以渊博的学识、强悍的性格独立成为社会栋梁的新女性;她是带着一种虔诚(而不是好奇心)来造访的,她对儿童、对童书有着宗教般的热诚,绝不会把那些小书看作哄孩子的小玩意儿,而是看作可能改变人类未来的伟大作品的典范。

  两位伟大的女性一见如故,本来只是相约吃顿午饭或喝下午茶,结果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才分手,并且相约,请更多她那样的美国人过来。波特小姐因此结识了一批美国童书界的朋友,其中包括她后来在美国的出版商,还有《号角书》 (Horn Book)的创始人芭莎·米勒。

  《号角杂志》(Horn Book),1924年在波士顿成立,是历史最悠久的致力于儿童文学评论的双月刊。其口号是“为男孩和女孩吹响好书的号角”。

  通过这些新朋友,波特小姐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美国童书界的地位原来那么高(相比之下,可能许多英国人还以为她已经过世),而且这些美国人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规模相当可观且非常抱团的独特群体,成为强有力的童书守护人。

  这个群体主要由儿童图书馆馆员组成,几乎都是女性,有时也被称为“说故事人”。香港赛马直播105333cm

  美国童书史学家伦纳德·S. 马库斯先生回顾,美国图画书在1930年代渐渐成熟,“在那以前,美国人在文化上主要仰仗欧洲的鼻息,而在插画童书方面则多从英国引入最精美的典范之作。”那么,他们是怎么赶上英国老大哥的呢?

  今天回头来看,这与美国工业实力的逐渐强大和社会整体富裕程度有关,同时也与这个新崛起国家的新制度、新气象有关。早在 1876 年美国图书馆协会成立之初,有识之士就开始探讨公共图书馆应该为未成年人服务的问题。在后续的推动中,来自哈特福德公共图书馆的卡琳·贺文斯,可谓点燃了儿童图书馆运动的火炬。到二十世纪初,为儿童读者提供由专业人员管理的儿童阅览室,成了美国公共图书馆的标配。在贝蒂·史密斯的那本自传体小说《布鲁克林有棵树》中可以看到,那时的图书馆员尽管可能不太情愿,但仍然有义务帮孩子们借书并且向他们推荐书。

  这项新制度远远领先于欧洲,它最大的妙处就是催生了一个新的职业群体:儿童图书馆馆员。

  1900 年,匹兹堡就有了专门的儿童图书馆馆员培训学校。而整个英联邦第一位经过专业训练的儿童图书馆馆员就诞生于当时的美国,她是来自加拿大的李利安·H. 史密斯,后来回到多伦多公共图书馆,开创了加拿大的儿童图书馆体系,并出版了经典儿童文学理论书《欢欣岁月》,她也可以说是穆尔女士的私淑弟子。

  李利安·H. 史密斯写作的《欢欣岁月》,至今仍然是图书馆从业人员的必读之作,也是世界公认的儿童文学理论经典。

  到 1963 年,甚至美国国会图书馆也设立了儿童文学中心,创始负责人是维吉尼亚·哈维兰,之前她任职于波士顿公共图书馆,是与穆尔齐名的传奇图书馆员爱丽丝·乔丹(Alice Jordan)的私淑弟子。

  早期的儿童图书馆馆员几乎全是女性,而且为了坚守这份事业,她们往往终身不嫁。为吸引孩子来图书馆,并帮助他们爱上阅读,这些极尽热诚的专业女性煞费苦心。因为传统的偏见,男性对这个领域普遍轻视,结果留出了一片自由王国让她们任意挥洒智慧,其中许多人成了真正的专家。她们渐渐发现,吸引孩子进入图书世界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说故事的方式为他们朗读作品,于是“说故事人”渐渐成了她们的另一个代名词。

  有记录可查,早在 1902 年,爱丽丝·乔丹就在波士顿公共图书馆设置了专门的“说故事时间”,1912 年她还主持开设了专门训练说故事人的培训班,这个班延续了四十多年。

  如果你今天去美国旅行,可以随意找一家公共图书馆,与里面的儿童图书馆馆员聊聊天,就会发现她们都会给孩子“说故事”,其实主要就是为他们朗读图画书。不要小看这种方法,一百多年来,它已经被证明是帮助大小读者接受图画书的最好方法(没有“之一”)。用松居直的话说就是“请把图画书看作大人为孩子朗读的书”。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的儿童阅读推广进程也很清晰地证明了这一点。

  二十世纪初,当那些儿童图书馆馆员渐渐搭建起一个前所未见的平台,她们越来越真切地感觉到“没有书”——没有足够多的好书,特别是没有足够多本土原创的好书。爱丽丝·乔丹 1921 年有关美国童书出版状况的报告,激发了书业大佬梅尔彻的创意。这位兼《出版人周刊》主编的书商刚在两年前与穆尔女士共同发起举办了美国首届儿童图书周(这项年度活动延续至今),这一 回他热心倡议并提供赞助,推动图书馆协会创立了专门奖励童书的纽伯瑞奖。1922 年的首届获奖作品是房龙的《人类的故事》。

  为适应这样的平台与日益增长的需求,各家老牌出版社一个接一个创设了独立的童书编辑部,最早的一个(也是世界上首个童书编辑部),是创建于1919 年的美国麦克米伦公司(正是它在英国的母公司出版了《爱丽丝漫游奇境》),当时的创始编辑露易丝·贝克特尔年仅二十五岁,她在开创了一段辉煌之后遗憾地离职,不过后来仍是这个领域重量级的评论家。

  紧随其后的是道布尔迪公司(Doubleday,又译为双日公司),其童书部创始编辑梅·马西曾做过多年儿童图书馆员,又是将图书馆系统的《书单》杂志做到风生水起的大主编,华丽转身后的她可以说是那个时代最成功的童书编辑,连后来在1940 年登上舞台、被誉为“二十世纪美国童书界最伟大的编辑”的厄苏拉·诺德斯特姆也对这位前辈敬佩不已。

  随着这样一群带有传奇色彩的童书守护人涌现,图画书世界变得越来越丰富、越来越精彩了。

  在众人的努力下,结出了一批亮丽的果实,其中最耀眼的一颗是《一百万只猫》,它被儿童图书馆员们骄傲地视为第一本具有世界级水准的美国图画书, 尽管它的插画都是黑白的。有趣的是,文图作者婉达·盖格在此之前还是个圈外人,在商业艺术领域崭露头角的她受编辑埃文斯女士的邀请,来创作一本与市面上的图画书不同的另类童书。这位埃文斯也刚开始做童书,骨子里面颇有点叛逆,还曾因参与女权示威活动而进过监狱,两位很有才华的另类女性一拍即合。

  现在回头看,《一百万只猫》似乎很平常,但它在 1928 年出版时可不一般。从故事上看,它具有浓郁的东欧民间故事色彩,盖格的艺术家爸爸和木匠爷 爷都是捷克移民,因此这故事很可能就是她小时候听过的。从图画和版式来看, 它打破了原来的图画书一页文字、一页图画的常规格局,开始出现文图混排、 图画对开跨页,文字渐渐成了画面的一部分。这很可能与盖格从事的平面设 计工作有关,文字排版不再是孤立于图画的部分,而需要整体考虑传递意义 的效果。

  后来有不少曾从事设计行业的艺术家转入图画书创作领域,其中最著名的 如布鲁诺·穆纳里、李欧·李奥尼、艾瑞·卡尔等,他们的作品常常令人耳目一新。

  转入童书行当的设计师克罗丝碧·邦索尔小结道:“在画面的空白处写文案,让我得到了一种训练,使我在为刚刚起步阅读的孩子们创作时感到得心应手。我从未用过所谓的‘控制词汇表’——我只是一直把顾客放在心上而已。” 她可能道出了重要秘诀:这些圈外人尽管可能一开始并不了解童书圈的“规矩”,但他们心中装着“顾客”——儿童读者。打破所谓的“规矩”往往是创新的开始。

  1929 年,自豪的儿童图书馆馆员们给《一百万只猫》颁发了纽伯瑞奖银奖。为什么不是金奖呢?因为这个奖项主要奖励作品的文字部分,如果文图作者不是同一个人,就只颁给文字作者,因此给一本图画书发金奖似乎不太适合。可是一本图画书再优秀也只能拿银奖(其实就是授予荣誉),是不是也很别扭? 于是到了 1937 年,还是那位梅彻尔先生倡议并提供赞助,美国图书馆协会又设立了凯迪克奖,专门奖励优秀童书的插画作者,它渐渐成为最受世人瞩目的图画书大奖。

  在 1930 年代的美国,陆续诞生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图画书,比如《爱花的牛》、 《玛德琳》《平的故事》《问问熊先生》、小狗安格斯系列等,它们都有中文版,现在读来也很棒,是名符其实的经典图画书。这些书有一个很有趣的交集, 就是它们的创作者罗伯特·劳森、路德维格·贝梅尔曼斯、玛乔丽·弗拉克都是前面提到的那位大编辑梅·马西的干将。1932 年,受经济大萧条的影响,马西不太愉快地离开了道布尔迪公司,却受到一家很有朝气的新公司维京公司的 邀请,在那里新创办了童书编辑部,包括著名的多莱尔夫妇在内的一批重量级创作者也追随而来。

  在那个年代,作者与编辑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密。比如梅·马西离职后新上任前的那段空白期,还写信给多莱尔夫妇,请他们慎重与出版社签约,最好在签约之前先给她看看。她的作者们往往也非常忠诚,比如画《爱花的牛》的罗伯特·劳森,连那么能干的厄苏拉也没能成功邀请他合作一本书。

  创作《玛德琳》的贝梅尔曼斯原是一位从奥地利来的移民,和朋友合伙经营一家餐厅,但他更爱画画,不但在餐厅里画壁画,也在公寓里到处挥洒。梅·马西慕名拜访,殷勤邀请他进入童书界,并出版了他最初的几本图画书。

  《玛德琳》的书稿肯定最先是拿给梅·马西的,但那位主人公淘气小女孩,可能让图书馆员出身的大编辑感到没把握,因此遗憾地与这本书失之交臂,西蒙 & 舒斯特公司抢过去出版了。这本书在 1940 年获得了凯迪克银奖,说明儿童图书馆员们很自然地接受了玛德琳这个小淘气,于是贝梅尔曼斯后续出版的书、玛德琳的几 本续集,包括后来获得凯迪克金奖的《玛德琳的狗狗救星》,又回到了梅·马西的手上。他们相互之间就是这样的忠诚。

  梅·马西发掘罗伯特·麦克洛斯基的故事也是一则佳线 年,二十四岁的麦克洛斯基刚刚从艺术学院毕业,渴望从事纯艺术创作,但只卖出了几幅水彩画。

  可那位恰好是梅·马西,她感觉这小伙子非同一般,热情邀请他来创作童书, 还招待他吃午餐,从此锁定了他一生的忠诚。麦克洛斯基一生自写自画的童书只有九本,但两次获得凯迪克金奖、两次获得银奖,中奖率之高令人惊叹。

  他首获金奖的作品是《让路给小鸭子》,那是他自写自画的第二本书,就想采用当时造价很高的大开本、专色印刷来制作,但梅·马西给予了全力支持。

  《让路给小鸭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本土故事。作者获得凯迪克金奖时并未意识到这个奖项如此重要。

  为画好野鸭们行走与飞行的姿态,他在纽约格林威治村的公寓里养了一群小鸭子用来写生,室友马克·塞蒙——1957 年凯迪克金奖作品《树真好》的插画作者——也给了他很大帮助。

  这本书的故事创意来自波士顿的一则新闻,书中的景色则是画家多次到波士顿实地写生完成的。直到今天,波士顿公园里还立着由麦克洛斯基亲自雕塑的野鸭一家铜像。

  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本土故事,可以想见,1942 年颁发金奖给它时,儿童图书馆馆员们有多么骄傲。

  但他很快就体会到了,因为这一奖项为他带来了丰厚的稿费收益,让他有条件携妻女到风景如画的缅因州鹿岛一带买房隐居,静心创作,并将家人在那里的生活画进一系列美丽的图画书,如《小塞尔采蓝莓》《海边的早晨》《美好时光》等, 然后又令人艳羡地一再获奖。1943 年的金奖作品《小房子》也是一个地道美国故事。

  不过,因为她相当写实地、也非常有童话趣味地描绘了从乡村到城市的变迁,读者很清晰地看到了一幅美国风土人情的长卷。作品出版的 1942 年,美国刚刚被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人一方面爱国热情高涨,另一方面对和平生活极其眷念,《小房子》中的图景充分满足了他们对“美国式”生活的美好想象。

  有心的读者甚至发现她在封面图画中藏着一个微妙的文字游戏:小房子门前写着“HER-STORY”,很可能是对“HISTORY”(历史)的解构—— 谁规定历史是男性的,而不能是女性的?

  具备宏大的视野,同时拥有强大的驾驭能力,兼具与儿童零距离沟通的魅力,她绝对配得上“图画书大师”之名。▲



上一篇:考研机构“疯抢”考生 2013年培训hold不住了(图)


下一篇:发展本地资源企业 扶持新型材料企业 资源高标准推进规模工业项目